弗洛伊德的逆袭

in STEEM CN/中文2 months ago

mmexport1597199821901.png

对弗洛伊德,我始终有个困惑。

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,在心理学界,已经走向了“破产”。今天,美国最大的两个心理学专业协会中,属于精神分析流派的专家学者只占不到10%。

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不仅庞大、复杂、精致,而且声称自己有许多临床案例的证据,具有科学性。

但是,科学界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病例治疗效果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,对弗洛伊德科学严谨性的质疑也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1970年代之后,精神分析学说的科学光环基本消失了。在心理学这门科学的内部,精神分析学走向了衰落。

今天,比较普遍的共识是,从科学的角度看,弗洛伊德理论不是正确的,也不是错误的,它甚至根本不是科学,因为你没办法验证它的对错,它只是披着科学外衣的伪科学。

但是,弗洛伊德的影响力,似乎从来没有受到过挑战,近些年,弗洛伊德的作品,他的学说依然被广泛出版,被介绍,被阅读,这是为什么呢?

最近学习刘擎老师的西方思想40讲课程。刘擎老师的一个观点解开了我的疑惑。

弗洛伊德的理论在心理学界被抛弃,但是,在思想文化界却经历过一个大反转,遭遇了不同的命运。 他的学说作为一种对人类精神活动的阐释,作为一种哲学或者文化理论,至今仍然具有深远而广泛的影响力。

弗洛伊德发现的人的“无意识”,打破了传统的“理性人”观念。在弗洛伊德的学说里,对于人的理解,核心不再是理性,而是欲望,至少也是欲望与理性的不断冲突。这个观念变革已经成为现代大众文化的一部分。

它的意义很像是当初哥白尼把“地心说”倒转为“日心说”。即使今天我们已经知道,太阳也并不是宇宙的中心,但对于大众而言,这仍然是一次重要的观念革命。

日心说改变了人们对宇宙的观念,弗洛伊德的思想改变了大众对人的观念,这个改变带来的最重要的后果就是:欲望被解放了!

所以不难理解,在文化哲学层面,弗洛伊德的影响源远流长,至今仍然塑造着我们的精神生活。

首先体现在艺术领域。当代的文学、电影、绘画和音乐作品中,本能欲望成为了一个突出的主题。

欲望被看作是不可否认、不可抹杀的生命驱动力。欲望不再是可耻的,它是正当的、甚至是值得赞美的,是充满生命力的真实人性。

在欲望和理性、道德的冲突中,反倒是压抑欲望的理性好像很残忍,而道德内疚感可能是虚伪的、或者愚昧的。

人生意义的两大难题就是面对死亡和欲望。如何超越欲望的卑微,走向人性的崇高,这是现代精神危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。而弗洛伊德的影响,不是解决了这个问题,而是取消了这个问题:如果我们接受了欲望的正当性,欲望本身不再是卑微可耻的,也就用不着去“超越欲望”了。

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公开地谈论欲望、表达欲望。比如,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可以毫不愧疚地说自己是个“吃货”;再比如,“性感”慢慢成了一种可以公开表达的赞美。在大众文化中,性也不再是一个高度禁忌的话题,这在过去是非常难以想象的。这种观念变化至今都在塑造着我们的精神生活和道德生活。

弗洛伊德理论所经历的,其实是一个搭错车的故事:它以科学的名义广泛流行,当发现它其实不具备科学性的时候,这个理论已经大众化了。

哲学家弗洛姆曾经说,“无论弗洛伊德是如何被人理解或者误解的,他永久地改变了我们理解人性的方式”。这句话精辟地概括了弗洛伊德的贡献。